采葉

二創,翻譯,還有些別的
興趣是戴著耳機走在醫院的長廊上

【常時偷懶的海星編譯組翻譯役】
【海表海、W遊戲、遊A】
【偶爾做做MAD】
(Bilibili.com/video/av4600963/)

Plurk: inferiare

Eau de vie

失眠,順便復健。

沈寂半年了,真的很想把落下的坑寫完啊。

—————


好像好久不曾聽見這麼靜的夜了。


夜色清淨如洗,讓astral想起了雨季。那時候水會劈啪的連連擊打在窗上,屋內便有了兩種節奏。一種是雨聲,一種則是監測著他生命徵象的電子音。深夜裡沒有別的事可以做,astral便會數著兩種聲音,一直到朦朧睡去——雖然更多的時候是徹夜不眠。不過對astral來說,夜裏睡與不睡原沒有什麼分別;他幾乎不離開病房,也鮮少被移出床外。歲月便是在這悠長的渾渾噩噩之中屈身流過,也只有到看見隨房的護理士又換了一批面孔,他才會意識到又差不多是一個年頭過去了。


可如今....... astral...

請跟我說說話!

我,我知道我產量低的讓人想取關(⋯⋯)
真是非常抱歉了orz

念願成就

我天啊我的聖誕願望真的實現了!!!!!遊A tag裡面突然勢不可擋的湧出了質量驚人的各種美圖 我在作夢嗎?????

還有曾經一度覺得沒人萌的暗表海黑三角居然也有了以板栗姑娘、落妹和四喜太太為首的一方糧倉?!

我媽啊我邊吃糧淚水邊簌簌流下。今年是個好年!
明年也請多多指教(產糧給我吃)了!

什麼?那我呢?
我,我沒坑,只是佔茅坑(⋯⋯)

【遊A】好想成為你的心臟啊 02

不知道為什麼字這麼多的一話。打牌是我的堅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 阿斯特拉爾的憂鬱 

自身難以察覺的變化,一滴一點的積累成雲,在記憶中降下微雨。


遊馬表情僵硬的坐在阿斯特拉爾床邊的椅子上,小鳥坐在另一張上,笑得十足甜美。兩人面前的小桌上擺著一袋剛剛買來的紅豆鯛魚燒,熱呼呼的直冒著氣。


能夠在上班時間如此名正言順的坐著吃點心,對任何上班族而言都是福音;但如果你是直屬於天城快斗的實習醫師,那就是你的不幸。當阿斯特拉爾提出想吃吃看醫院對面巷子裡的出名的鯛魚燒的時候,遊馬大喜過望;一是有了能夠名正言順出門的理由,二是阿斯特拉爾若是能因美食當前...

【遊A】好想成為你的心臟啊 01

在正文之前:

嗨囉米納桑,這是我之前宣傳了一次結果窗掉的ZEXAL遊A小說本的內文。與上一個版本有很大的不同了,所以在這裡先把舊版隱藏。

你問:這次總不會窗了吧?

我的答案是:我還真不知道。 (啊?)

我原本以為三四萬字可以搞定這本,結果我現在定稿的份量有兩萬五千字,但是……故事篇幅才進行到四分之一。

所以我完稿的話會有十萬字嗎?(自己嚇暈)

完全控制不住人物,我一直叫他們住手啊我真的寫不動了,可是他們一直跳出我的手,將故事進行下去。

結論就是我覺得我CWT這場又要窗了。(??!????!)

但是我一定會寫出來的,哪怕窮極心力。

所以先貼已經定稿的部分,說不定大家看一下就覺得...

噁爆我。
這顏色被和諧也噁爆我。

原來我的海表小短篇也被屏蔽了,難怪我找半天也找不到。但R18的幾篇卻都還在,這審_查標準實在太謎了⋯⋯(doge

上一页 1/10